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作旺的博客

二十一世纪的工作生存法则就是建立个人品牌!

 
 
 

日志

 
 

让数学课堂绽放简约之美  

2011-10-08 19:58:03|  分类: 简约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数学课堂绽放简约之美 - 杨作旺 - 杨作旺的博客

 让数学课堂绽放简约之美

许卫兵 

2006年,我开始提出“简约教学”主张。起因有三:一是新课程改革走过四年后,诸多新课程理念得到了普遍落实,数学课堂显现出勃勃生机,但是,热闹背后又常常看到不少数学课由于刻意追求理念上的新颖、形式上的新奇,课堂变得花哨、臃肿、凌乱、低效,努力让课堂从冗繁走向凝练,从杂乱走向清晰,从肤浅走向深刻,不仅有必要,而且很迫切。二是课程改革进入反思期后,本人所在的海安县实验小学全面开展“回归本原”的教学研究,数学教师在对教学现状进行了广泛的调研、诊断、修正、实践后,开始进入提炼深化阶段,渴望提出自己的教学主张。三是课改后我自己从生活数学、人文数学、综合数学三个方面对小学数学教学改革进行了专题研究,随着研究的拓展和深入,总是力求将各方面的研究成果落实到每一堂数学课中,课堂也因此变得越来越“胖”,删繁就简,辞重择轻,已成必然。

那么,理想中凝练、舒缓、清晰、深刻……的数学课堂是一种怎样的课堂呢?众里寻他千百度,当“简约”二字从脑海中闪过时,内心里一阵惊喜和激动。欣喜之余,我又陷入沉思:“简约”并非教育专用词,作为教学主张,我们需对一些更深层次、更为本位的问题做出回答,比如,什么是“简约”?怎样的教学才是简约教学?简约教学的本质是什么?如何实施?实施的保障条件有哪些?……在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追问和求解中,我们开始了“简约教学”理论与实践的双向同构。

(一)孕育雏形

聚焦课堂,成了我行动的第一步。2006年4月,我们打磨出第一节体现简约特点的数学课——国标本苏教版三年级下册“认识分数”。该课在全国数学课堂教学观摩活动中展示获得好评后,我迅速以此课为例撰写《追寻简约化的数学课堂——“认识分数2”教学三步曲》一文发给《人民教育》数学编辑余慧娟老师。余老师很快作了回复:

我很赞同许老师提倡简约的观点,但文章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对案例的评点过于肤浅,给人的感觉,只对“简约”有那么一点朦胧的认识,还不清晰,不深入,不能推此及他,不能就此谈出数学教学的本质。要把视野放开,结合目前课堂教学的现状以彰显简约之内涵,更要能加以拓展,能举出其他教学内容来解读简约的内涵、例谈如何简约。

余老师的话可谓一针见血。我们当时提出“简约教学”的确只是一种直觉,和现今很多文章将“简约”仅当成一个时尚词语来使用一样,对“什么是简约?什么是简约教学?”这些最基本的问题既没有进行意义解读,更缺乏理性思考和学科解释。

没有理论支撑的教学实践注定没有底气。所好,集体的力量是巨大的。在不断“沉潜”的过程中,我和全校数学老师边研边思:《找规律》、《游戏公平》等10多节研究课在“素材选择”“情境创设”“教学调控”“课堂结构”等方面逐渐显现出一些“简约”共性。随后,大家通过读书、反思、沙龙研讨,对“简约数学教学”形成了如下初步界定:

所谓简约化的数学课堂教学,是指对课堂教学的情境创设、素材选择、活动组织、结构安排、媒体使用等教学要素的精确把握和经济妙用(“怎么做”),使数学课堂变得更为简洁、清晰、流畅、凝练、深刻(“做得怎样”),进而实现课堂教学的优质和高效(“目标何在”)。

在研讨中,老师们还谈到了简约教学的历史传统和现实意义以及操作要领,这些都为后期开阔研究视野,构建研究框架,做了很好的铺垫。

(二)深入实践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常常慨叹:课堂教学并不是想“简约”就能“简约”的,显性的“简约”背后隐含着丰富的支持系统,其中的核心当属教师。因为课堂实施只是教学预案的一个呈现而已,教师对数学的理解、对教材的解读、对学生的把握以及教师个人的思维方式、理论功底、教学艺术、实践智慧等都直接影响着简约课堂的创建和实施。只有丰富的老师才能做出“简约”教学,而广泛的实践是让教师“丰富”起来的重要途径。

思想决定行动,境界提升品位。2008年初,在前期全校数学教师都参加“简约教学”研究的基础上,我又组建了30人的核心组,并将研究任务细化成14个专题,主题涉及简约化数学课堂中的教学情境创设、教学素材选择、课堂结构安排、学生动手操作和实践探索、练习设计策略、教师教学调控、教学预案执行、课堂生成把握、媒体技术运用、教师学科素养、教材的执行与改造、教学范式梳理,等等。我们的研究进一步草根化、常态化、精细化,不管是随堂课还是展示课,大家都确立一个主题来磨课、议课、评课。有老师外出学习,除了带上录音、录像设备外,还带着我们的研究细目表,努力从名师、大家的课堂中寻找简约教学“因子”,回校后集体交流分享。仅仅两年时间,我们录下了包括30多位名特优教师在内的120多节原生态数学课。课题组老师或通过案例评点、或通过专题汇报、或撰写论文等不同方式整理自己的研究成果,使得整个研究不断走向开阔。而今,简约的思想在我校老师心中已经深深扎根。日常闲聊中,打磨课堂时,大家不经意间就谈到简约,追求简约,甚至有人说我校的教师和课堂都流露出一种特有的简约气质。

(三)提升超越

随着研究的展开,一些新话题、新视角不断涌现,带动着整个研究向纵身推进。2008年暑假,南通名师培养导师团组织我到美丽的太湖边静心研修。离开了喧闹的都市,卸下了繁琐的工作,置身于风光迤逦的湖光山色之中,有一种得天地之灵气的超然和洒脱。在教学主张会诊阶段,导师成尚荣提醒我:“要‘积极’但不要‘着急’,从高原到高峰需要时间;对简约的解读,可以从数学本身、从教材、从教学过程、从儿童、从教师等角度来进行,尤其是要解读好简约的内涵。”导师孙国春点拨道:“‘简约’不仅是对现实教学的纠偏,也是数学学科的重要特性。”同为南通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的蔡宏圣说:“真正的简约是在把握了数学发展规律和学生数学学习规律前提下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课堂品质”。这次研讨后,我们的研究视角也由最初对现实繁琐教学纠偏转向探寻数学学科的简约特性(即“简约数学”说),提出了“简约”既表达了数学学科的本质特征,又体现了数学教学的内在要求,简约教学应该成为数学教师在掌握了数学自身发展规律和儿童数学学习规律后的自觉追求,是对数学课堂教学的理性回归等重要论述。(详见《简约:数学课堂教学的理性回归》,刊《课程·教材·教法》2009年第五期)

2009年11月12日,海安县实验小学校园内彩旗招展,嘉宾云集。由南通市教育局、南通名师培养导师团联合举办的许卫兵“简约教学”展示与研讨活动隆重举行。如此“个人演唱会”既是四年简约教学研究的成果展示会,更是一次聚力超越的专题推进会。课堂教学、成果展览、主题报告……在完成一系列的“规定动作”后,专家组、导师团开始了集中评点。朱嘉耀团长一席话,让我们对两年前的“简约教学”界定有了新的认识:

“简约数学教学界定中的目标定在优质高效尚显不够,教学最终是促进儿童的最大程度发展,而课堂的优质高效到儿童的最优化发展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往中间思考,简约教学对学生的思维品质、学习方法、学习方式起着什么作用,往深里说对儿童的心理发展有什么作用,还可以往终极看,对儿童的人格发展有什么影响?”

是啊,一切教育的核心都是指向人的发展,“简约教学”也不例外。简约教学并不只是在教学手段、操作策略上追求简约,更应该有“形上关怀”的追求!自那之后,简约数学教学的界定中增加了“最终实现学生数学基础学力的发展、数学素养的提升、健全人格的生成”的终极目标,对此,并作了具体阐释。(详见《教学目标的现实失落与形上关怀》,刊《课程·教材·教法》2010年第五期)

(四)系统建构

在简约、简约教学、简约数学等核心概念内涵不断明晰的过程中,我们一直没有放松对一些基本问题的追问:比如,“简约”一词先于教育领域之前就在生活和艺术中有广泛的运用,它的前世今身的意义演变是怎样的?简约的教育意义、教学意义之核心是什么?“简约”之于数学学科本身有何特别的价值?简约教学对于学生的数学学习、思维方式、日常生活有着怎样潜在的影响?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必须将简约教学置于一种更为宏大的文化视野和背景之中来考察。

2009年,我和团队成员集体研读《中国艺术简史》,重读《西方文化中的数学》、《教育哲学导论》、《泛教育论》等著作,从“简约之于生活”、“简约之于艺术”、“简约之于教学”、“简约之于教育”四个方面来解读“简约”之本质,探寻简约教学之意蕴。在我看来,“简约”的意义是从生活开始,在由“形”到“神”、舍“形”取“神”、寓“神”于“形”的发展中逐渐走向丰富和深刻的,那种充分表达了人的精神、思想、创造的简约是最高境界的“简约”。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教育生活,教育也是一门艺术——教育艺术,将简约在生活和艺术中的意义精髓引申到教育领域,并赋予其以教育学意义,是对简约内涵的丰富和扩展,是对教育研究视角的一次拓宽。简约数学教学并不只是对繁杂课堂的现实针砭,而应成为数学教学的一种常态,只有将简约数学教学的理想转化为简约的数学课堂现实,转变为儿童的智慧学习、智慧生长,它才算获得了真正的“生命”。(详见《简约数学?简约教学?简约智慧》,刊《江苏教育》(小学教学版)2011年第3期)2010年暑假,我整合各方面研究成果,构建系统框架,完成了首部个人专著《简约数学教学》。东北师范大学大学马云鹏教授在书序中这样写道:数学之本质在于化繁为简,在于用简单明了的方式表征复杂的自然与社会现象,数学是一种美。教学之本质在于深入浅出,从纷繁复杂的事物中为学生揭示出简单的道理与规则,使学生感觉学习之美。简约教学看似将教学引入一种平常的、日常的、常态下的教学,似乎是简单了,实质上是努力追求一种“简约而不简单”的教学境界,追求一种简约之美。

而今,站在现实,眺望理想,我感觉前期研究中对儿童的关注还相对偏弱,作为亿万年进化的物种,人是否拥有与生俱来的“求简”天性?简约数学教学是课程改革催生的主张,那最终是否还应该回到“课程”——研发具有简约特色的数学课程?教学和教育是相互映衬、彼此交融的,站在简约数学教育的高度来审视简约数学教学是不是更为科学?当这一些疑团都被解开后,我们是否能创建基于简约思想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小学数学教育学?李吉林在《行者的温暖与快乐》中说,她的情境教育是“为儿童研究儿童”,为儿童的发展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跑道。”如此看来,“简约数学”之路还很漫长!

——发表在《江苏教育》2011年第7-8期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